一袭花事谢了一初春


可对?”他应景打算虚伪一下自己的文学答道“那燕子呢?不是下一句:燕子飞时

他听见我的话
片刻没有开口
良久往后才吐出一句话
“我是不喜欢早春的
我很怕瞥见那样开的过于热烈的生命”当时我没有说什么
可是我心里悄然默默的说了很多次
我不感到早春热烈
从不光是因为早春至今在我眼里都是清丽的也只是清丽的

一袭花事
一抹春
又有多少数不尽的妙笔与闲情?

文/清无

雨落屋檐
又是人间二月天草长莺飞
不知这番气象又惊了哪家的少年谁着素衣
双颊侵染了新磨的朱砂
一笑妖娆了江边的数枝桃花何处折只纸鸢
又是为谁将它放在云烟这便是春天
墨客笔下的春
也是游人们所爱的春天

早春时候
翠绿的细叶往往印着几点粉红
几点浅白
在北京屋檐的琉璃瓦衬托下显得非分特别的雅静
远了望去
似一杯人间的喷喷鼻茗
清新怡人
不知不觉间便引得了人们的容身

人生实在最需要的只是平淡和温暖而这一树桃花足以勾起记忆深处的最美的一切农村子的大年夜大部分的父母都是很节俭
但是为了自家孩子吃上桃子
便在家门前种上桃树傍晚时分
父母在桃树下一声声敦促孩子回家拂晓
家里人用干木材煮熟的冒着青烟的白米饭
每小我私家端起一碗
就在桃树下
伴着自家做的榨菜吮吸着

“花褪残红青杏小
绿水人家绕?”我也笑笑的回答他宛如愣了愣
发现此处并没有燕子
于是笑道
“二月天
燕子恐怕在衔泥”“几处早莺争暖树
谁家新燕啄春泥”我挑眉的淡淡看着他

可每次瞥见这样的花儿总是不由的欣喜
带着莫名的激动因为对于出生在农村子的孩子
内心最向往的根本不是那白色而优柔的曼珠沙华
也不是点燃的心火化作相思的红玫瑰
越发不是文者书生一一持扇摆手上的牡丹
它们都是远不行及
即使攀登峭壁
采摘少许
也只能作为人生得点缀

走进才发现
这浅白的
粉红的是寻常村子最常见的桃花桃花
作为一种很寻常的花儿
它们总是随处可见
可是最珍贵却是它们存在的每一处地方都成为了一处风景

“今年的花彷佛谢的太早”他突然感叹道

而那清泉宛如也是爱煞了这早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asheme.com/mqk/4.html